117期 凌雄寶殿中元法會 通告 108年度凌雄寶殿中元法會   通告

為超宗薦祖,廣拔國軍陣亡將士,世界各地死難同胞,普渡九幽十類、孤魂甶孑、水路至性精靈,及各姓宗親戚友,祈佛接引同登蓮花勝境,謹訂於民國一Ο八年八月十八日(農曆七月十八日)至八月二十四日(農曆七月廿四日),於總壇凌雄寶殿啟建一Ο八年度中元普渡法會,為匯集眾力,祈求經功超然、廣惠陰陽,敬邀各道壇開導師、副開導師、協理開導師暨各道友、善信等,請屆時齋戒沐浴,撥冗參加,共襄盛舉,虔誦真經,合和眾力,同修功德,普度性靈,福蔭萬類,期陰安而陽泰,三界清寧。
 
117期 身佩廿字章舉止要端莊

王天君諭○君:
身佩廿字章,言行舉止要端莊,和藹溫恭禮,正真明德在胸膛,如斯可佩帶,保泰佑安康。本天君監察職責在此,特此除章色以示警,希眾慎之,此諭。
                                              (民國62年歲次癸丑農曆7月)

光訓釋義:
此篇光訓,負責監察的王天君講明佩帶廿字章該有的品性。

廿字章佩帶身上,有保平安護佑之廿字祥光,保平安的作用在人有端正的廿字風範,而得祥光之庇佑。天君說:身上佩帶廿字章時,言行舉止要端莊,還需有和藹、柔和、謙和、有規矩恭敬的態度,並且言行舉止合於正道法則、不虛假、智慧光明通曉道理,有各種善行修為的德養,蘊含於心包羅胸前,做到如此廿字精神的風範,可以佩帶,佩帶後人之正氣與神之光明會集,才能保佑順適如意,平安健康。

王天君以此光訓警惕,希望大眾謹慎了解,佩帶廿字章的真意,特別要破除大眾對廿字章色相的迷思,明示為人有正知正行、光明磊落,廿字章與人相襯,益處宏大;為人若背逆廿字,言行舉止不端,佩帶也無作用,所以並非佩帶了廿字章就能保泰佑安康,最重要的是廿字真切的修為。


 
117期 王笛卿夫子無形針經穴治療解說光諭(之八)
王笛卿夫子無形針經穴治療解說光諭(之八)
(續116期一版)
解讀 / 吳鳳凰

  民國五十六年丁未歲農曆十月初一日卯刻
玄天上帝  諭乾坤諸生:
    廿字是天地之正氣,為五教之精華,為治世之成法,為經中之綱領,為醫疾之金丹,為萬法之法祖,德門諸生,務宜力行,宏揚道化,濟世、利物、濟人,力行法,全在一正而已,醫病,尤要眼正、心正、言正、行正,其效如神,否則有違,自招妖邪上身,注意,小心。醫疾法門,不可變更,照舊施行,不近於身,重風濕病,准予近身,時間照前批遵行,不可有違,此諭。


解讀:
廿字是融會儒教忠恕、釋教仁慈、道教無為玄妙、耶教博愛、回教清真等五教之精華,是治理世道趨善的不變法則,是各部經典內涵的總綱要領,是醫治疾患的金丹妙藥,是萬法創始的鼻祖,德門弟子們,務必應該努力實踐廿字,而宏揚道化,挽轉世道、利益萬物、救助世人。力行廿字宏揚道化與濟世、利物、濟人的方法,全在誠意正心而已,沒有任何微小偏差私欲的意念。

為人醫病,尤其要眼神、心念、談話、舉止都端正無偏,如此正氣全神貫注,療效如有神助,反之,若是眼、心、言、行不端正,自己則會招惹妖邪上身,因此要非常注意小心,為人療病務必做到眼、心、言、行四正,發舒正氣,濟人而不傷己。

在此光諭,玄天上帝重申精神治療的法門,當照舊實施,無形針、掌光隔空治療,不碰觸人身,此法不可變更,風溼病重的,才可以准許接近人身而循經絡及穴位治療。

乾坤弟子在療養時間的運用,仍會有違背的情形,因而再再諭示,時間運用需依照以前的批示遵行:輕者每次二十分鐘,重者每次三十分鐘,最重者每次四十分鐘為限,只要心中具備誠正,時間不必要多久,效力都一樣。


  十月十六日卯刻
無形古佛  諭:
    乾坤治病要分開,正氣光明魔不來,全德恢宏行化育,神人一體樂何哉!
又諭:
    醫疾法門照舊行,自然感應有奇靈,時間前示宜遵行,聚氣凝神果是真。


解讀:
無形古佛過去已多次諭示,乾坤弟子為人治病,男女要分開,男不醫女,女不醫男,能謹守禮節,無非份之邪思,則正氣光明,也不會招惹邪魔上身,如此光明正氣恢宏,道德完備沒有瑕疵缺陷,神與人一體正氣廣行化育,豈不是歡樂融融。

古佛再次示明:醫病法門照舊不可變更,照著規矩端正而做,自然有奇妙靈驗的感應,時間要遵守好,專注精神貫注正氣,這樣有端正規矩而獲得的成效才是真的。

附註:
光諭錄自天德教德藏經,天德行品卷二,王笛卿夫子無形針經穴治療解說,11頁。
 
117期 痿痺病解說 痿痺病解說
解讀 / 吳鳳凰

痿痺病:痿為神經系病,筋肉萎縮,失其動作功用,故曰痿。痿與痺相似而不相同,痛者為痺,舊有風痺、寒痺、濕痺等名,皆由風、寒、濕三者相合而成也,不痛而輭弱不擧,痲木不仁者為痿痺。內經云,病在表曰痺,病在內者曰痿,先痺而後痿也。
(痺與痲痺之異,俗多誤用為痲痺,周禮夏官司弓矢,有桓矢,有痺矢,桓矢、痺矢二者皆可散射也)
                                                       王 笛 卿 言  癸丑農曆二月廿八日

                                                    (錄自王笛卿夫子無形針經穴治療解說第五講)

解讀:
筋肉痿縮失去動作功用,稱為「痿」,是神經系統的病變。痿症跟痺症都有筋肉痿縮,不能行動自如相似的症狀,雖有相似而實際不相同。

筋肉痿縮而失去動作功用,會感到疼痛的是痺症,而筋肉痿縮,不能隨意活動,沒有痛感卻軟弱無力舉動的是痿痺。古時有風痺、寒痺、濕痺等名稱,都是由風邪、寒邪、濕邪之氣三者會合造成。

《黃帝內經素問.卷一二.痿論》:「居處相濕,肌肉濡漬,痹而不仁,發為肉痿。」說得是:有的人日漸感受濕邪侵漬,導致了濕邪痹阻而肌肉麻木不仁,最終則發展為肉痿。居住環境或工作環境濕氣重,會導致氣血循環阻塞,濕邪逐漸侵入筋肉、神經,最終造成筋肉痿縮,行動不便。

病症還在表象時,是痺症;病症已經在內裡是痿症,病症發展先是表象呈現疼痛及動作功用失調,發展至內部時,不痛卻無力行動。一開始病在表象,治療較容易,好得快,發展至內裡就不容易治療,形成宿疾重症,如以精神治療法醫治,需要長時間無形針治,並佐以布丹、佛水輔助,除風、去濕、逐寒,通暢氣血,營養筋肉,慢慢回復。回復過程,會由麻木不仁,好轉為痠痛,再到健全,由裡而外達到治本功效。
 
117期 布丹與爐丹 布丹與爐丹
解讀/ 吳鳳凰

解釋布丹同爐內金丹
布丹是吾師蕭公昌明夫子發明,幾千年未有之奇妙靈丹,其性溫和,補助真陽之氣,活血通經,尤能升清降濁、追風去濕、逐污除邪、營身康體、利大便,勝過參葺燕桂之功效,歷代醫家,未加深究,惜乎其名不貴,而價格廉也。

爐內金丹
檀香爐內檀香灰,性熱,名曰爐內金丹,行正去邪、止肚瀉、除惡毒、結瘡口,靈丹妙藥,本會乾坤會員自應知之。
                                                                  乙卯農曆四月初八日  王 笛 卿 言

                                                              (錄自王笛卿夫子無形針經穴治療解說第五十七講)

解讀:
「佛水」、「布丹」是天德聖教  師尊蕭大宗師昌明夫子所發明,以補助精神治療法,救人濟世獨創法門。

師尊在《宗教大同推進問答》對大眾所提疑問詳細解說:「大布之原料為棉花之絮,棉由土中攝取養料,以特殊生理化為棉絨,其性溫煖,其體輕揚,用之代藥,溫寒化濕,俾中和之氣,足以充達脈絡。

本社治病,無形之法以精神,有形之藥用布表代,此乃創始人所研究精神與物質并用之治病法,近代德國人士用棉子丸,以治一切雜症,或用以辟穀,舶來品能治病、辟穀,豈中國貨而不可哉!」

布丹,以純棉布求無形藥,經長時間幾個小時燒煉成丹,服用可治百病。  師尊講解,科學製造飛機、大砲、毒瓦斯、死光等,都是從研究發明出來的,佛水、布丹治病,則是根據佛法研究而來,而表現道的真精神。

精氣神療養法以無形針及掌光正氣治病,是無形之法,布丹則代表有形的藥,是精神與物質並用,以達治本。布丹原料從棉花的棉絮織布,裁成一尺半見方,求藥後燒煉。棉絨特質溫暖輕揚,代藥服用,可以去寒除濕,有助調理中和之氣,藥氣能充達各經脈絡。

燒煉布丹時,布上會現出種種花樣,吃的時候也會感覺各種不同味道,花紋變化無窮,味道也轉移無窮,即是佛法無窮之意。

師公笛卿夫子講明,布丹的發明是幾千年未有的奇妙靈丹,性質溫和,可以補助人體真陽之氣,化除淤血,通暢氣血經絡,特別能提升清氣排除濁氣,趕出風邪,祛除濕氣,驅走各類污穢,除邪氣,補元氣,營養身體恢復健康,還能有利於大便順暢排泄,布丹種種益處之功效,勝過四大補藥人蔘、鹿茸、燕窩、玉桂,歷代醫家沒有深刻研究,不為所知,可惜布丹名稱平常,價格便宜,不被人珍貴。

人蔘、鹿茸、燕窩是人所熟知的昂貴補品,玉桂也稱肉桂,上等的中藥材肉桂,不同於一般烹煮的肉桂,用在藥帖或藥酒裡,功效可以溫胃補腎、散寒止痛、活血化瘀。

布丹的功效在四大補品之上,因為是用以濟世度人之發明,所以便宜,有服用布丹者,都能體會布丹種種益處。布丹不僅治人之病,還能治動物之病,凌雄寶殿護犬大帥,去年疑似感染腸病毒,又吐又瀉,二日不吃不喝,消瘦乏力,一手拉拔牠長大的乃龍爸爸非常憂心,難過到偷偷哭了,直說牠再不吃喝,隔日就會死了,那晚我在寶殿,預計隔日北上,看大帥精神還好,安慰乃龍莫過度擔憂,我給牠求個佛水喝,再給牠吃包布丹。佛水求好,大帥聞一下,轉頭不喝,乃龍說用灌的,於是把二包萬靈布丹調入佛水裡,乃龍緊抓著大帥,用力掰開牠的嘴,我順勢將佛水布丹灌入大帥口內,牠喝進了一些,然後乃龍帶著大帥、黑皮二隻狗兒子回到牠們的窩,乃龍還是很難過,完全是慈父的憂心忡忡。

隔日清晨北上之際,車庫前呼喊大帥,大帥很快從地下室吠叫衝跑出來,吠叫有力、衝跑快速勝過黑皮,感覺可安心多了。留了幾分萬靈丹給乃龍,叮嚀可以給大帥續吃,後來聽說大帥當日就有進食了,能吃能喝,好了,說起來,大帥像是菩薩妙藥救回來的毛小孩,也讓牠的乃龍爸爸破涕為笑。

到了年末,大帥右胸側靠近前腿的地方,長一顆近三公分的瘤,好久都沒消,觸摸是軟瘤,無形針隔空看一下,是熱濁,拿四包萬靈丹請阿梅餵牠吃,吃二包之後,瘤就小去了三分之二,隔一星期,乃賢再分次餵牠吃二包,瘤就消除了。

道友馬鳳翎養一隻馬爾濟斯寶弟,乖巧惹人疼愛,小型犬先天心臟小,患有心臟病,服藥控制,動醫說藥只是控制,並非能治好,寶弟每次發作時,背弓緊著號叫,喘的非常厲害,讓人揪心。一個月前,寶弟送去寵物店洗澡,烘乾時發作,整個僵硬了,幫牠急做按摩,還是很喘,鳳翎靈機一動,給牠吃二包萬靈丹,氣喘緩和,改善很多,近一個月,每天都給寶弟吃一包布丹,牠的精神跟活力都比以前好很多,只有外出散步,跑得較累時,才有些喘。
師尊所創舉之精神治療法門,不論無形之法或有形之藥,利濟萬類,仁慈之大悲大願,福惠萬有。

師公笛卿夫子解釋爐內金丹,佛堂裡天爐地爐都上檀香,上香後燃香,檀香粉及檀香木燃後為灰,於爐中心慢煉(歷經四五個小時仍有餘溫),性質屬熱,稱為爐內金丹。此爐丹行正氣去邪氣,可以止住腹瀉,去除惡毒,癒合瘡口,也是靈丹妙藥。

雖然爐丹也能做藥,但跟布丹比起來,布丹性溫和,活血通經、升清降濁、追風去濕等等功效,遠勝於爐丹,在治病及保健上,師尊、師公、菩薩都叮囑「多服布丹」。
 
117期 佛恩庇佑腿部痿痺快速復原 佛恩庇佑腿部痿痺快速復原
文 / 吳鳳凰

       右1 右2 陳久曾道長伉儷 

高壽九十的陳久曾道長,是佛堂之寶,與太太董敏護道之忠勤,可稱首屈,二老道中共修,同進同出,舉凡誦經、灑淨、上供、呼禮…,風雨無阻,勤謹用心,矢志有恆,堪為楷模。

今年春祈法會,陳道長伉儷如同過往,每日早晨六點到,參與灑淨,執事呼禮,上供、誦經,直至酉時上完供才返家,即使勞累也不曾間斷。3月15日下午灑淨將畢,陳老上到三樓,右腿有些不舒服,二手後撐著扶手,轉動右腿活動,一時氣血堵塞,右腿頓時無力而順勢下滑,癱坐地上。道友蔡孟宗見狀即刻扶他至繕表房坐下,灑淨禮成,我趕緊過去看他,當時他精神是好的,因為右腿無力站起與右手舉不高有點緊張,右臀胞盲、環跳一帶至大腿外側風市及鼠蹊範圍堵得嚴重,相應右肩臂也麻堵得很不舒服,自己以左手指不斷推磨、抓捏這二處,幫助自己疏通氣血。

跟陳老對話,聽他說話明晰丹田氣足,就比較放心了,請他靜心坐好,一手掌光從他頭頂覆照而下,另一手三指無形針隔空針膀胱經天柱、膽經風池、督脈風府…等穴,並看肩臂及右大腿,頭部及這二處的氣都很麻,一會兒他感到有很重的冰寒氣往右小腿下行而過,之後又有一股熱流流通,冰寒濁氣驅趕而下,熱流通經活血,他舉高右手、站立起來,開心的笑了。

比較擔心是否有血管阻塞問題,建議該去醫院檢查看看,又顧慮他行走困難,二老回家難以照料,希望他在佛堂住下,大家可以互相幫忙,也能就近幫他療養。道友張浩昇隨即熱忱載送他至醫院就診,醫檢肌肉有些拉傷、骨頭沒事,拿藥後便回佛堂。

當晚住在佛堂,肌肉拉傷及原本的痠痛,致使徹夜難眠,隔天想要回家,一來他怕法會忙還麻煩大家,二來自覺不能幫忙法會,不好意思,這時坤道道友紛紛發揮哄逗老人家的功力勸留,他開心答應住下了。

16日晚上飯後去跟陳老療養,氣麻與寒濕很重,17日早上太太幫他擦藥膏時,發現右大腿後方至右臀部浮出二大片手掌大的烏黑色(像桑葚紫到發黑),不明所以。當晚再去跟他療養時,觀察那片烏黑,是陳年血瘀化出來了。今天拉傷的地方已不痛,可以站立,還不能走路。

療養到第3次,透出來的冰寒氣及麻氣少很多了。19日晚上第4次療養後,隔天發現右腿後近後膝處,再化出一片烏黑,當晚可以自行翻身了。20日右大腿後方至右臀部那一大片烏黑已轉為紫紅色,今日療養完,教他雙手扶ㄇ形助行器,可在照護下試著跨走二三步。

21日早晨可以自己撐著助行器到衛浴間梳洗。右鼠蹊內側原本很痛的那一團硬結縮小了,也變得較柔軟,剩一點點痛。右大腿外側一塊約6公分大的硬團也縮小而柔軟些,陳老想起在40年前,右腿有痠痛的老毛病,曾給中醫針灸,扎針的位置就是此處,針灸後也沒改善。

療養至22日,23日春祈法會圓經,陳老仍多住佛堂幾天靜養,29日二處大片烏黑轉淡紅之後,恢復正常膚色,氣往下疏通持續化瘀,在小腿內踝踝骨下化出一片3公分大的烏紫,慢慢消去之後,感覺狀況更好。在全身療養中,右肩臂好轉的比右腿快,在吃飯、梳洗的自理上方便很多。療養的反應,陳老感覺每天都有在進步,對種種療養反應他能體會原理,心上也安。

陳道長自述,腿的問題與兩膝的風濕痠痛是幾十年宿疾了,膝蓋痠痛還曾被用力拍打到嚴重腫脹,沒有更好反而更糟。細看陳老右腿比左腿消瘦,右小腿脛骨往內側凸出,右骨盆往內傾,走路有假性長短腳,長年累積右腿循環不良問題,血瘀氣阻深重,內部血瘀外表看不出來,只有化出來了,較能明白。晚上睡覺氣行活血化瘀、排毒、鬆筋時,會有很大的痠痛致使叫喊,不明就裡的人可能會產生其他誤解,其實這是正常現象。

針灸屬侵入性治療,一有失誤會造成損傷,不當的猛力拍打、捶打會傷筋肉損骨,都可能貽害久遠,無形針隔開人身針治,有益而無傷。

陳老腿的痿痺是很長時間風寒濕氣阻、血凝以及舊傷而致使,療養後先是不痠痛,要再恢復肌力行走,需要時間及鍛鍊,陳老很堅強積極,剛練習走很不舒服,仍持續堅持,4月12日到佛堂誦經,已經可以不撐助行器進光殿司職呼禮了。5月25日  無形古佛聖誕,他開始參加誦經祝壽,跪拜歡喜,還說多年前膝蓋退化,醫生要他開刀,他沒開刀,也照樣跪拜誦經,要做到該有的禮;5月27日道友功德經,陳老開始帶經了,此後呼禮、誦經、帶經一如往常。

陳老住佛堂期間,道友相助甚多,有空就去看他陪他說個話,道友王新棠每天買報紙帶給他,讓他不覺無聊;尤其蔡孟宗道友用辦公椅請他坐好,推著他行動,畫面非常溫馨可愛,每晚回家前跟金雀、蔡老師特地去陪他說說話逗他開心,道友們彼此間的仁愛情誼十分溫暖。

佛恩庇護陳道長甚多,湊巧在法會期間,因而有眾多道友隨身關心協助,三餐有香積人員料理,省了一份操心,道友多所照應,比較安心,每天跟他療養、求佛水很方便,看著他日有進步,大家都歡喜。

陳老伉儷對道的專一虔誠,  佛聖都明白,兩老對於佛堂例行事務,早出晚歸不以為辛勞,清晨灑淨前到,下午上完供才返家,有一日的時間就盡一日職責,無論風雨、暑熱,全勤付出,即使只有上供的朝賀禮與節慶,兩夫妻也是一早必到,年年如此。

每月朔、望日朝賀,大聖大慈、生天生地之「無生聖母」及至高至上、至聖至仁之「鈞天上帝」聖駕蒞臨佛殿受禮,至為殊勝,是  師尊門訂為弟子者應該禮佛朝參的佳日。朔望日朝賀禮與一般初一十五拜拜不同,佛殿裡行四跪八叩大禮朝拜三界之上  無生聖母、鈞天上帝,二聖佛光普照輝煌,朝賀弟子禮佛參拜,都能沐浴殊勝祥光,掃濁氛得惠福。陳老伉儷十年如一日,不辭辛勞,時常沐浴佛光、惠受甘露,今日逢上這點小難,陳年血瘀盡化而出,恢復行走能力快速,秉願很快再奉獻佛堂事務,如此好福報來自於自己長年累月專一精誠的付出,勤種福因在前,惠得福果在後,多蒙  師尊佛恩加庇,菩薩保佑。

陳道長夫妻倆至為感謝道友們諸多關懷幫忙,陳老特別說明,他這次腿損傷不能走到恢復原來,除了當晚看醫生檢查之外,全靠精神治療、喝佛水、吃布丹而至復元,都是  師尊正傳法門,很感恩  師尊佛恩浩蕩。

師尊曾經感嘆,弟子們都有希望延長壽命的願望,卻沒有窮究獲得福報的方法,就算前世有積了福,神佛有賜了福,平日只知享福,不知道要再修福,更沒有付出耕耘種福,等到福報享盡了,苦難來了,才怨天尤人,說佛不靈感。很悲哀啊,缺少耕耘是如何能期待收穫呢?  師尊勉勵人,行持正道多種福,光陰短促,把握時間用心修為,自然會福壽同增。

福壽不求而自得,全賴自己種福而得福,陳久曾道長伉儷就是見證  師尊佛言無虛的佳子。

 
117期 五十肩肩關節縫狹窄之療養 五十肩肩關節縫狹窄之療養
文 / 吳鳳凰

一○六年三月春祈法會,阿梅的右肩已持續疼痛一段時間,無法上舉、後背扣內衣,提物也痛,自己努力做拉伸運動,沒有改善。法會後眼見她症狀日加嚴重,便帶她去看骨科作檢查,X光片一出來,影像上明確觀察出內部的問題,透過專科醫師的解說,馬上看懂她右肩疼痛無法上舉、往後背的病因,因為她的肩關節縫變窄了,醫生說是五十肩,先做半年復健看看。醫生調出一張他人肩部關節縫完全消失的X光片,作對比說明,笑說還有人比她更嚴重。斷診後,醫生開了藥,並教她簡易的居家五十肩復健運動。

確認病症,阿梅先吃藥消炎止痛,至於復健因時間關係無法到院進行。消炎藥有點效果,副作用是胃不舒服,拿幾份布丹給她吃,她說吃時腥味很重,怕那味道,擱著沒再吃,自己努力做居家復健,做熱敷、敷草藥,效果不明顯。

到了八月下旬,症狀仍然沒有改善,而且左肩也出現跟右肩開始發炎痠痛延伸手臂的症狀。比較有時間時和她細聊時,阿梅主述的症狀有:手無法高舉、手肘無法伸直,向後背只能到腰部、扣不到內衣,肩、頸緊繃很不舒服,躺下時右手無法平放到腹部、胸口,會痛到無法入睡,無法大力炒菜,無力拿鍋子,沒力氣用飯匙將鍋底的乾巴硬飯盛出來,右手自做復健時無法繞大圈,右側頸連到肩部的大筋很僵硬,經量多,經期頭會很暈。

擔心阿梅再拖延下去,右手無法根治,左手因代償作用,多數代替右手工作,會因過度使用而發炎,逐漸產生相同病症,屆時二手的病症會困住她,8月25開始密集性跟她治療。因為看過她的X光片,了解癥結,在療養時觀察到她的右肩峰因筋縮(肌腱鈣化縮短)而聳高,頭部因右肩頸大筋拉緊,向右略偏,左右不平衡,也產生視覺誤差,轉頭受限;整隻右手因氣血循環不良,肌肉營養不足而萎縮,右手上臂中節24.5公分,左手25.5公分,相差一公分。

雖然主症是五十肩,治療則採全人療養。剛療養時,右肩、上臂、後肩胛範圍的筋、肌肉都僵硬緊繃,上臂後側肩貞穴(小腸經)的地方很痠、緊。療養反應出來全身的氣都很麻,右側頭部膽經的電麻感很重,濕濁氣重,無形針隔空看肩部,濕寒氣化出淡淡白煙直冒出來,在穿著黑上衣時看得特別清楚,跟以前我看自己膝蓋痠痛濕寒氣重,冒出蒸氣般的白煙一樣。

療養時她感受到氣自頭部、肩部往下走到兩手手掌、手指,也會往兩腿下行到腳掌,手臂、指掌、腳都會麻,右手手掌、手指還會明顯顫動(到第8次療養才沒有反應顫動),濁氣疏通後,麻感就會消失。每看完一次,就會輕鬆一點,右手後背從停在尾骨處,上提到薦骨,第三次看完可到腰部褲頭。

以指觸按肩頸、肩臂,感受筋肉堅硬程度,她感覺痠緊的肩貞處(肩關節後下方,臂內收時,腋後紋頭上1寸),有一小團2公分多凝結,筋肉硬,這裡跟她看鬆之後,右手後背又往上提高一些。間隔一二日密集看過三次之後,她說輕鬆很多,但晚上躺下因壓迫還是會痛到睡不著,無法安睡困擾很大,睡眠不足會造成白天沒精神,影響工作。

第4次療養,頭頂百會及肩部關節、韌帶、硬團整區都有深重寒氣排出來,內部深寒逐漸被驅出,感觸她病症的起因應該由來已久,而且寒、濕氣侵入各經絡影響很大。右上臂上端前約有5乘7公分大範圍的肌肉堅硬(肌肉死硬,按壓不會痛,木然),此處有大腸經,療養大腸經,氣順經脈往下至食指、合谷穴,她會覺得很麻,療養後按壓就有知覺了。

上臂外側靠近腋下處有一條約10公分的筋硬化,適度按揉會痛,而肩貞一小團硬結則逐漸鬆軟,按揉也比較不痛。與肩貞前後相應的肩前(肩關節之前,正坐垂臂,當腋前皺襞頂端與肩髃穴連線的中點),有一顆像淋巴結很痛的結節,看到第8次就消去了。

幾次療養雖然有逐漸改善,但急切想要快好的期待,讓她感到焦慮,但在好轉的過程中仍需克服種種反應,而達到治本,也急不得,而且她以前沒經驗過精神治療各種奇妙的反應,對氣行走、氣動的反應納悶,每次專注療養就會很想睡,也讓她疑惑為什麼會這樣,需要重復向她解釋種種反應的原理與長時間多次療養,請她安下心來。

後續療養,深寒仍持續排出,在右肩、頸、肩胛、膏肓處曾反應發炎的濁熱,濕濁麻氣漸漸減少,聳高的肩峰慢慢低平些,以前躺睡時,右手平放碰不到腹部,到9月中旬已可以碰到上腹,手部活動功能增大,右手逐漸可以高舉、伸直,但後背時,右手上臂大腸經位置一條10公分長很痛、拉緊,阻礙手臂向上提高,扣內衣仍然不便。

9月18日午餐,阿梅將鍋底乾硬飯盛出來時,開心喊道:以前手沒力氣把硬飯盛出來,都要乃龍幫忙,現在可以了。之前不能大力炒菜,現在也可以了,這時已療養過10次。

療養時多數以無形針、掌光隔空治療,有時三指無形針按住硬結、穴位、纖維鈣化處,微施力貫注正氣,氣血脈動明顯,阿梅也能同時感觸到脈動,隨著療養次數增多,對於各種反應她覺得熟悉,也安心。

9月中旬有人介紹她去彰化市骨科診所復健,乃龍熱心助人,晚上專程載她去復健,熱敷加鬆筋,一個半月後,約好六七成,復健師說手臂可以上舉了,不用再去了,手往後背的問題會自己好。我說:問題不是那麼簡單,不會自己好,繼續再幫妳多療養幾次,讓它好的更徹底些。(復建期間仍持續為她療養)

雖然右手已可以旋轉繞大圈,向前繞順利,向後繞則卡卡的,以前平舉胸前,指尖只能碰到左側近腋下處,9月下旬可以碰到左肩肩峰後面,臑臂那團5乘7公分纖維化的硬肌肉已消散,變得柔韌;肩關節因過去反復發炎而纖維化最為嚴重,在後背時造成鎖骨、肩峰處卡住,疼痛延伸到右手合谷穴、食指,整條大腸經都會痛,這部分好轉的進程最慢,因為內部的組織沾黏、鈣化,血液不容易進入,要活化比較費時費力,需要長時間及耐心。

包覆肩部及上臂、後肩胛有許多大小筋路、肌膜與多條經脈,隨著活化好轉,輪番出現不同反應,會痠痛的好了,換因木然不會痛的變成會痠痛,已經不會痠痛的,再次反應痠痛,程度減輕,一樣一樣修復,到9月26日第13次療養,氣往下疏通,她仍然會感到手麻,體會濁氣往下走。右手平伸向後拉,鎖骨末端韌帶(關節縫處)的痛連到大拇指(肺經),反應緊痛的線路有時會變化,舊毛病一樣一樣清理。

一次長聊,阿梅說起一年前在越南醫院生完兒子,回家後因天氣很熱,她先生好意開冷氣給她吹,為了快速變冷,冷氣開十幾度,本想變冷了再調高,卻忘了便外出,她睡著了,冷到不舒服而醒來,勉強起來關冷氣,難受到快昏倒,無力走動,爬著到房外,噁心想吐,吐出好多水,水中有許多淡粉色的血,直到先生返家發現,才扶她去床上躺好。當時冷氣從左側吹,但靠近牆壁的地方比左側冷,她躺睡的右手靠近牆壁。

聽她述說產後遭受冷氣寒害,更明白為何療養時,反應出來的寒為那麼深重持久,更想起三月春祈法會期間首次幫她療養,全身及脾、胃反應出來的寒氣濕氣都很重,她覺得飯後容易脹氣不適,食慾差,食量小,容易頭痛。產後元氣虛弱,卻受強冷損傷,傷了脾胃,也種下右臂五十肩的遠因,頭部經絡積聚的寒濕會造成頭痛。

10月上旬,右手可繞大圈的良好狀況已跟左手差不多,經期已沒有之前那種不舒服,胃的消化不良及脹氣改善了,頭痛也改善,右肩、右胸緊繃時會胸悶、呼吸不暢的現象,好了;右頸側連到肩部的大筋上段跟下段先鬆弛後,肩頸交會的地方多看幾次療養,才整個放鬆。三指無形針按著肩關節縫卡緊最嚴重的韌帶上,有氣血脈動,氣血通達內部。肩貞處的結節,之前嚴重疼痛時,無形針按著看,痛會穿透到右胸側相應的肩前,現在看此處肩前已不痛,肩貞結節會痠(以前躺睡壓迫會痛,現在不痛)。

看右手時,她感覺左腿外側有脈動,左手會麻,氣全身周流、疏通。有一次療養,兩手心發熱到出汗。右手好很多,換左手舉高時肩部疼痛,左頸比右頸僵硬,因為左手代替右手多做勞動,產生不適,讓她一度憂慮會不會變得跟右手一樣,在全身的療養中,左手的問題很快得到好轉。

為了加強療速及改善體質,鼓勵她配合吃布丹,剛開始吃的味道腥、酸、臭,不敢多吃,跟她說明布丹的功效,身體改善味道也會改變,才在我的監督下勉力吃,有一次轉變的味道是鹹、酸,沒有腥臭,她才感到驚奇,因為是同一份萬靈丹,味道會變,之後還有酸、鹹、腥臭味,隨著體質改善,味道漸輕,然後沒有特別味道。9月中旬有針對她的症狀求一份個人布丹,已經燒好,包好裝袋,放在陰涼處的布丹,拿在手掌時卻有熱氣溫度,像夕陽曬過般。

12月上旬工作時大量重復使用右手,肩關節到食指整條又發炎疼痛,療養後快速改善;中旬右手已經好到九成,往後背也可以到肩胛的高度,關節縫卡緊最嚴重的韌帶,往後背也不痛了,變得鬆軟,唯有上臂偏內側靠近腋窩有條筋堅硬,往後背時會痛,影響右手拇指扣內衣的活動,還無法以右手扣內衣扣。此外,早上起床會流涕的鼻過敏好了,胃口好,飯量也加大。療養完後,感到很舒暢。

近年關,事情多,也因好到九成了,間隔十多天才再幫她療養,影響右手拇指扣內衣活動的那條筋,到一○七年元旦療養時問題仍在。之後她幫忙做辰祀禮,歡歡喜喜的做,無形中突破了這個障礙,1月中旬,右手可以自如的扣到內衣背扣,往九成好再跨前一步,這一步是她自己歡喜做給自己加持的力量,有做有保佑,福田自耕自收穫。現在阿梅萎縮的右手肌肉也長回正常了。

手痛期間,關心阿梅的道友紛紛想辦法幫助她,巫雲康副開導師專程載她去苗栗給拿手的國術館看手,寶鳳專程陪她去再陪她搭車回來,張浩昇道友載她去臺中國術館整治,梅芳送藥膏、B群、魚油,大家都關心阿梅的手能趕快好,她接收到許多關照友愛,特別感謝乃龍,工作之餘,每晚載她去復健。

五十肩病症的發展有階段性,疼痛期可以持續幾個月,肩關節囊發炎,出現疼痛並持續惡化,肩膀可活動範圍也縮小,有時候不痛並非好了,勞動過度拉傷會再痛,反復發炎,關節囊內會留下結痂組織,導致關節沾黏,肩部活動受限。以阿梅關節縫約縮小一半的情形,在越南應該已經損傷了,來台因搬重物又拉傷,他人幫她按揉抓捏時用力過猛,把炎傷往內壓,反讓肌肉出現不可逆的纖維化,不僅肩關節僵凍,肌肉群也硬化,病症加重。

肩手痿痺,筋肉萎縮,動作功用變差,產後冷氣的寒損傷最重,寒讓循環變差,濕則因循環差更容易積聚體內,台灣氣候潮濕,加重負荷。寒濕侵犯各經絡,在頭部,頭痛;在手部,手痠痛;在腿部,腿痠痛,有時反應出來的痠痛,是經絡的痠痛,療養時自經絡驅寒逐濕,由裡而外趕,種種痠、痛及臟腑的病症一併改善。前後跟她療養近20次,歷時五個月,不只希望把她的手看好,更是要把寒濕袪除乾淨些,改善體質,不要留下病根,將來受苦,這是復健師只做右手復建不及之處。

阿梅堅強而勇敢,肩痛最苦的時候,默默忍受怕耽誤工作,復健很痛都願意承受,相信佛菩薩正向的力量,不迷信,一心要讓手好起來。整骨師有的說她骨頭跑出來,筋沾黏喬不回去,要開刀;有的說她骨沒問題,右前胸骨及後肩胛有問題,這二個地方好了,右手就會好,眾說紛紜,曾徬徨無所適從。其實最初照的X光片影像已經很清楚,骨科醫師一目了然,專業醫學就可以解釋得很明白,了解正確的醫理去治療,就不會偏失。

五十肩疼痛期可持續六週至九個月,進入僵硬期可持續四至六個月,肩部活動受限,如果復健良好至恢復期,肩關節的活動力漸漸恢復,要恢復到發病前的狀態,得花六個月至兩年,所以阿梅種下病因,早在來台之前而不自知,來台後因其他因素,發展到肩臂痿痺。

醫學上五十肩(沾粘性肩關節腔炎)的確切成因仍然不明,肩關節囊因為發炎而變厚、纖維化、滑囊液減少,出現關節沾黏,使關節在各方面的活動範圍都減低,在肩部的前舉、內旋、外旋…等動作均受限制,肩部活動時感到十分疼痛。肩部的疼痛常會放射到上臂,讓人誤認為患處在胳臂附近,常常無法向疼痛的一側側臥,造成睡眠時的困擾。「原發性五十肩」的多數患者肩膀都未曾受過嚴重傷害,年齡大多介於40至60歲,女性患病機率大於男性;「次發性五十肩」的患病年齡不一定,由各種因素引起,受寒、外傷、感染都有可能。糖尿病患者、甲狀腺疾病患者、頸神經根病變(骨刺或是椎間盤突出壓迫頸神經)患者、接受心臟手術、乳癌手術、脊椎手術後的患者,這類特定族群也容易發生五十肩。

治療五十肩的黃金期不要拖延超過三個月,如出現二大典型症狀:肩膀持續疼痛(提重物、外力創傷、運動不慎扭傷肌肉,引起肩關節疼痛,休息幾天後,疼痛沒有緩解),夜間無法側睡(晚上睡覺時,無法朝疼痛側手臂方向側睡),最好即時找骨科或復健科就診,由專業斷診,把握黃金期。

痠痛時的按摩不可力道過猛,專業物理師提醒:如果發現自己需要愈按愈大力才會舒服時,可能已經出現肌肉纖維化了,要馬上停止,如果沒有針對原因根本處理,一味用力按揉可能會加劇肌肉纖維化的惡性循環。

我們的無形針無論是隔開病身針治,或近身治療重風濕,謹遵戒規,手指不可過重,輸入正氣,活血通經,不會有傷損,而能使病症漸漸減輕。

真正治療五十肩,達到不痛是基本,可以「活動自如」才算治好。阿梅療養好到七八成,基本上是不痛了,還不到活動自如,持續療養好到九成,活動已不受限,最後右手可以扣內衣到全手活動自如,是自己從做中得到福果,幸得佛力護佑,每個人的福田還是需要自己多勤耕。 
<-|-> {:title:} {:msg:} <-|-> <-|->
天德聖教凌雄寶殿 版權所有
Copyrigh © Tian-de Ling Xing Holy Grand Hall
瀏覽人數:
今日瀏覽人數:
2014782
19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