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世正道指南(7) 人生指南 忠字指南集解(5) 人生指南 忠字心花故事集(6) 人生指南 恕字指南集解(3) 人生指南 恕字心花故事集(4) 人生指南 廉字指南集解(3) 人生指南 廉字心花故事集(4) 人生指南 正字指南集解(7) 人生指南 正字心花故事集(7) 人生指南 信字指南集解(4) 人生指南 信字心花故事集(5) 人生指南 公字指南集解(6) 人生指南 公字心花故事集(9) 人生指南 孝字指南集解(12) 人生指南 孝字心花故事集(12) 人生指南 和字指南集解(6) 人生指南 和字心花故事集(8) 天德教蓬萊教脈傳流(11) 師尊蕭昌明大宗師聖蹟(16) 師尊120年聖誕特刊(36) 師公笛卿夫子行誼‧論著(27) 大覺導師秦淑德之信願行(45) 凌雄寶殿緣起暨展望(2) 明德聖訓‧光諭(105) 明德聖訓‧息災法會光諭(5) 明德聖訓‧SARS瘴疫光諭(7) 明德聖訓‧補充釋義(4) 大慈大悲之普渡法會(24) 建大法會秉天命之精義(3) 挽災救劫‧921大地震(6) 挽災救劫‧SARS瘴疫(3) 地水火風災示諭(5) 廿字修身之正信與實義(20) 廿字修心養身故事集(13) 廿字恕物‧和愛物命(11) 精神療養解說‧戒規‧醫道(11) 精神療養感應實證(57) 精神療養會巡迴義診(14) 戒規‧儀規(1) 天德教德藏經節錄(16) 經藏節錄(2) 箴言‧偈語‧感化歌(7) 講道與魔(2) 疑義釋解(14) 聖者情操(1) 道心‧戒心‧信心(26) 論文連載(29) 解偈語(2) 感懷親恩與長者(38) 研修心得與力行(42) 慶典‧活動‧參訪(26) 團體積優獎與佛堂修繕(9) 小辭典(2) 更正(7)
106期一版 「明德」義解

【在臺開山祖師王笛卿夫子專欄】

前言        文 / 吳鳳凰

師公王笛卿夫子住世時,有書寫日記之習慣,舉凡對教道的見解,以及撰述、恭錄光訓,或與同道、弟子等往返之信件、書法贈字,都會在日記中謄寫一份,記錄文史資料,留與後人。

民國六十四年農曆五月八日笛卿夫子辭世歸空,大覺導師秦淑德整理師公房間,將師公日記、手札、文箋,一一謹慎收好,並妥善保管。大覺導師生前幾次談起這段往事,心有感慨,因老師抵達時,師公有形珍貴之物已被取走,日記、手札散落,老師於悲痛之中,撿回這些遺物,事後師公稱讚她「有智慧」。雖然師公的凡軀已逝,但真靈不滅,時在老師左右,予以指導提點,是老師精神上的重要支柱。

民國九十二年,凌雄寶殿神職人員進階訓練班尾聲之際,大覺導師秦淑德將師公遺留之日記等文史資料副本,交付與我,言明將來時機成熟時,再予刊登天德通訊。

大覺導師歸空之時,編輯《大覺導師追思紀念集》,首次運用師公文史資料原稿,正好將大覺導師道繼師公,師公道繼師尊,一貫宗傳,具體呈現。

    師公之文史資料原稿,將謹慎擇選,適度刊載,分享同道,這是師公傳留給後代無形珍貴之遺產,在閱讀之中,與師公笛卿夫子精神交流,並汲取祖師智慧,以及明瞭史蹟。過去老師遇有疑義需要解答,或是建教體制教章之訂定,多有遵循師公日記之詳述,及師公無形之指導;這些指導傳續一貫,仍是道傳體制奉持原則,《德教宏規》與《德門宗傳壇務行檢知要》一大部分是根據  師公在三元街時製作的禮儀規範而來的,師公歸空後,後續制定,不懂的,大覺導師就請示菩薩、師公,因此《德教宏規》與《德門宗傳壇務行檢知要》可為傳承黃山宏道和宗旨之參考。關於各項疑義的釋解,可參考天德通訊102期第九至十一版〈大覺導師問答錄〉。


 

(錄自師公王笛卿夫子日記,甲寅民國63年農曆718日)

    甲寅
七月十八日國曆九月四日

○○先生台鑒:昨接來箋……吾昔定名為明德,何謂明德?明者,日月二字相合而成明,日月之光明徧照天下,無幽不燭,大明曉乎萬物始終(禮樂記),作者謂之聖,述者謂之明(堯典),欽明文思安安是也。德者,天之生,地之育,人之行,無私欲,正而不偏,行德化人,遍及一切動植飛潛,性性靈靈物物,為斯者,德功無量也,若是為他人一己之私,圖謀私利而登載者,是為少德也。凡有登載與明德二字,無違者可,希先生特為留意焉……

附註:

明德雜誌為師公王笛卿夫子住世時曾創行之文宣,並時常匯寄金錢贊助明德雜誌刊行,明德雜誌內容,師公定義為:「宣揚蕭公昌明夫子廿字精蘊,彰顯聖道。」然而自甲寅年(民國63年)至乙卯年(民國64年),雜誌內容因人為因素,意識用事,已逐漸偏離宣揚蕭公昌明夫子廿字精蘊,彰顯聖道的主幹精神,因之師公笛卿夫子親筆書函給主事者,再三懇切說明《明德雜誌》刊行的用心與文宣傳播精神,試圖導回正軌,只是人心變志,外來干預雜亂,導正非易。乙卯年(民國64年),師尊准許師公王笛卿夫子返回無量宮,笛卿夫子將教道付諸秦淑德開導師,捨離人間,靈歸上界,復返本來。

 爾後,人事變遷,秦師叔德於民國七十三年九月另行創刊《覺明雜誌》,為教道之文宣。

注釋:

1.  欽:敬也。

2.  安安:自然性之也。

106期一版 明德少神示  【在臺開山祖師王笛卿夫子專欄】

  / 王笛卿夫子    (錄自師公王笛卿夫子日記,甲寅民國63年農曆八月初五日

茲啟者:明者,日月二字相合而成明也,日為太陽之精,月為太陰之精,精光璀璨,普照天地,無幽不燭,無無盡明是也。為人務宜力行之,明理達道,明過去、明未來、明現在,了明於心,是為明也。德者,道之本,天好生,地輔佐,神佛助。人之行,德有仁、慈、善、義、道之分,吾之寫真集「講德」言之最詳,明德二字由斯定之。吾觀明德雜誌,神示過多,昔時聖人以神道設教範圍人心,人心尚純善,今時人心不古,巧偽諸多,愚而不智,神示言之無益,希少登載,免得目為迷信。廣告者,為私人謀利,非明德之可言,希思之為要。

專此,順復此致○○先生

                                  八月初五日

附註:

此篇日記為師公笛卿夫子回信給《明德雜誌》主事者,詳述「明德」二字的義解,與刊行明德雜誌宣揚廿字精蘊、彰顯聖道之初衷。宗教發行文宣本義,在導人入善,建立正信,並於生活中修行,革除偏差,淨化心靈,進而臻至社會之祥和,世界之清平。

師公提示明理達道,修養眾德,是文宣付梓啟發人心的重點,少刊載神示,以免被視為迷信;至於刊登廣告,則是替私人謀取利益,更不符合明德的真義了。

教道文宣由眾人會資相助,或由善款公庫支付,無論過去或未來,都應秉持「宣揚蕭公昌明夫子廿字精蘊,彰顯聖道。」之精神,傳播與分享,不應參雜私人陳述己見之筆戰,或是偏離  師尊教義、教法之內涵。

師公笛卿夫子應時代之劫運,拋離家園,隻身輾轉來台,雖是子路再世,發願倒降人寰,皈依師尊行道宏揚廿字,人間生活仍免不了吃苦與磨難,即使在艱難的處境裡,心志始終不渝,若有餘錢,便用作教道推展,建設道場、刊印經典、製作結緣佛珠、濟助同道、資助文宣發行……,活用道財,不守死錢,使教道的展延生生不息。道壇就是師公的家,沒有親眷的牽掛,來去自由,也得自在。

《王笛卿夫子寫真集》有一首師公自作明志的律詩:「吾身天地育,年長六旬六;自到小蓬萊,渾忘衣食宿;空心聖道明,養氣神光足;願眾修如來,盡除私六欲。」蓬萊指的是台灣,笛卿夫子於民國四十二年自香港來台灣,時年已是63歲高齡之長者,窮盡餘生之力,開荊闢棘,一心不二,全神貫注於廿字精蘊之推展,以彰顯聖道,挽轉世俗頹風。此詩是師公笛卿夫子六十六歲所作,表明自己自從來到台灣,全然忘卻衣食住等等不足,身外之事不憂慮,心無掛懷,放空一切,清心明道,培養正氣,神光充足,身外之物雖然不足,但內在精神十分充實,並願望大眾能修養不動之心,將私心的六欲完全去除。

「講德」篇文,可參見《王笛卿夫子寫真集》,第24頁。

106期一版 明德雜誌精神在宣揚廿字精蘊及彰顯聖道 【在臺開山祖師王笛卿夫子專欄】 

  文 / 王笛卿夫子       (錄自師公王笛卿夫子日記,乙卯民國64年農曆三月廿六日)

○○先生台鑒:明德雜誌為宣揚蕭公昌明夫子廿字精蘊,彰顯聖道。○○○等曾向政府請立天德聖教台灣區一案,政府實未批准,本來言論自由,也要有根方可。至贈書一節,藉此招徠也,宜注意,希淑慎爾止,不愧明達後賢耳!手此,即詢

近祺

                             王笛卿    乙卯農曆

                                         三月廿六日

附註:

    民國63年至64年,曾有同道欲集結力量,向政府申請天德聖教台灣區申請立案,但因時空背景時機尚未成熟,立意紛雜,師公笛卿夫子未同意參與,在外則有人以王笛卿之名號召,此事令笛卿夫子感覺困擾,因而在各報刊登自清聲明,並詳述於日記之中,且去信明德雜誌主事者,期望明德雜誌刊登內容應當實事求是,掌握創刊精神。

    師公於此篇日記中講明,雖然可以自由言論,但明德雜誌所刊內容,則要有真實根據才可以,希望主事者,好好謹慎的明辨,不妥當的事應該要停止。

    師公留下日記,一方面應當也是讓後代能了解與分辨,在外的一些資訊有參雜謬誤之處,同道須慎思明辨,而且師公住世時,已有著作刊行《王笛卿夫子筆言》、《王笛卿夫子寫真集》等書,收編在《德藏經》之中,同道可從自己教內的經典研讀探究,將能不失去修行之真貌。

106期二版 師尊120年聖誕天德宗論座談
 

    歷經數月之籌劃與活動舉辦,師尊120年聖誕一系列慶祝活動,於六月10日在凌雄寶殿舉行天德宗論座談中圓滿告竣。

    座談會發表四篇論文,計有吳鳳凰論述之〈天德聖教一炁宗主、念字主宰誕辰與教道奉持之精神及實踐〉,胡萬新開導師闡釋之〈無上彌羅明覺聖經「眾佛如來聖誥」香讚釋義〉,葉昌立開導師體驗之〈念字運用於監獄教化之體認〉,曾力裴協理開導師詮釋之〈眾香妙國佛王明心見性自在經試譯〉。

    與會同道於德藏經及念字箴言義理應用在生活中的體驗,共會交流,會中同道並為適值往生之劉熙道長起立靜肅默禱。曾力裴協理開導師因母親劉熙道長往生,居喪而不克出席,論文主講則由胡萬新老師代為導讀。

    德藏經實為  師尊一炁宗主會合五教精華,窮究天人智慧,為眾生說法,助眾生修道之寶藏,天德門人自應用心研讀德藏經,藉由深入經藏,汲取法髓入心,而步向正途,於自修及共修之中,力求開悟,同返本來。

106期二版 宗教和平營參訪凌雄寶殿

由各宗教信眾會聚舉辦之第十五屆宗教和平生活營,於六月28日參訪凌雄寶殿,凌雄寶殿新任董事長葉昌立開導師暨住壇陳幸好開導師,及關鳳一、林錦垣、張翠英等開導師,協同中部、北部、南部諸多道友,熱情歡迎和平營八十多位學員到訪。

首先於靜修院會議室,由葉昌立老師以簡報向學員介紹天德教,之後則分組帶領學員參訪凌雄寶殿及靈山殿,且於座談會後合影留念。
 

葉昌立老師向宗教和平營簡介天德聖教


宗教和平營學員參訪大殿,林錦垣老師導覽


宗教和平生活營合影留念


伴手小禮歡送道別

106期二版 隨筆      為歡迎宗教和平營參訪凌雄寶殿,天德教總會暨凌雄寶殿協力規劃,並由台中與彰化同道合心齊力整理環境,布置會場。

    持續一個多月的時間,諸多資深乾坤同道,自發粉刷停車場牆壁,並進行整體環境之大清掃,且自費種植花木,清運回收物,諸多高齡道長出錢出力,掃地、拖地、擦拭門窗、潔淨廁所、搬除回收物,在炙熱的天氣裡,作的腰痠背痛,險些中暑。雖然辛苦,但看見景觀及環境煥然一新,又有辛苦耕耘而歡喜收割的成就感。

    台中及彰化這些長年護持凌雄寶殿的資深同道,自立性強,自發性高,無論主事者是哪一單位,都能無色無相竭力付出,自去年李國修同道往生助念、奉厝等協助,今年  師尊120年聖誕一系列活動,以及近日宗教和平營之參訪,這群資深的同道皆是默默出錢出力、勞心費神,共襄盛舉。

    師尊說:道居於中,而可直達上下左右。人居於中正之位,則可以不偏不倚,做對的事,而不問是非、不設立場。老道長們一生追隨  師尊一炁宗主,一路跟著大覺導師秦淑德,他們勤謹自主,護道無求,力量來自於  師尊精神的感召,而能將路走得長遠,他們的自主自發,與其說是誰的領導,不如說是「無為而為」的自然。大道無言,大道自然無為,  師尊的恩德如春風沐化萬物,凡人的作為都是回報佛恩與清修自己。悟明真相,人心俗念的束縛,才能鬆綁,獲得自由。

    讚嘆並感恩諸多持續付出勞力財力的同道,在無名無利中,持志前進;感恩住壇服務的長者,全年無休,堅守道壇。如果心能靜澄到看見對方的亮點,光明就會照進封閉的心靈,無我的寬廣就可超越自我的狹隘。

106期三版 祈雨解救旱氛的善願善力        / 吳鳳凰

一Ο二年年初春雨偏少,遠見之士憂心乾旱,凌雄寶殿在春祈法會期間,每日各班經班結束,都會跪頌祈雨偈,祈禱天降甘霖,化解旱氛。法會末期,有幾日天空降雨,潤澤旱象,法會結束後,接連降下大雨,旱氛得以化解。

近年來,正向宗教與社會人民的力量,愈能懂得順天而行願,以虔誠的善禱,感應天和的力量,救人救物。人有一份善念誠心,天相應人心善願的祈禱,以天降甘霖予人希望。年年春祈,虔頌真經,祈禱世界和平、國泰民安、風調雨順,陰陽調和,人安物豐,正是無形的慈善事業,是  師尊的大慈善事業,也是德門弟子的大慈善事業,從過去到現在,守志如一。

祈禱的力量,除了人的願力,更要人的善念善心。一炁宗主‧入塵章記錄了師尊刺肝寫表,表達解救民命的決心

明也即時返體,香亦無香,惟心香而已。不料該處旱災,赤地千里,地方士紳即邀明也禱告上帝,降以甘霖。明也自思,吾昔幼時,亦做過此事,又隨主宰求個二三次,但此次在救衆生之劫,無非盡心而已,即在該處建立雨台,至誠禱告,准在三日之間,玉旨即下。不料官民皆以迷信目之,不但傷生,反之殺人,到五日仍然無雨。明也自思,吾上奉天命,下澤黎民,今黎庶有苦,即吾有苦,不能與黎民解愁,吾即妄用天權神威,其罪即不可逭,不如刺肝以表天,或可以大降甘霖,以救黎庶,亦未可料。心意已定,是夜即焚香秉燭而上表曰:

臣奉

  上帝之命,尋聲救苦,更得凌雄主宰為之證盟,今黎庶苦已至矣,臣不能救,即妄用天權,自甘天譴,如奉命是真,即降甘霖,如奉令是假,神道從此絕滅,人心從此絕滅,天道從此烏有;倘仍然如是,果爾福惡禍善,天道無常,民何以救歟!特此謹表以

聞。

未曾焚香以前,仍然滿天星斗,焚表後,不到一時,忽然傾盆大雨即刻。

刺肝祈雨之前,師尊靈到上界凌雄寶殿,加入諸佛群仙會議,邀請眾佛如來協助普度,即有琉璃藥師光王佛、藥王,以及十三代名醫、大士等,都要與師尊同行,護法精神治療,救人疾病;跟隨師尊,不分左右,一起普渡眾生。議定之後,師尊靈回下界返體,以一片心香普化救人。

返體後,正遇上湖南湘潭遭逢旱災,師尊為救災民,以至誠之心刺肝寫表,祈降甘霖。在這過程中,師尊雖然以至誠禱告,上帝也准在三日之間頒下玉旨,可是當地官民都把祈雨看成迷信,非但未誠心齋戒,反而傷害生靈,更有為了爭取田水而殺人,因此到第五日,仍然無雨。師尊自省,妄用天權神威,罪不可逭,心意決定,以刺肝寫表呈與上天,自己甘受天譴,表述心志。師尊立意救苦的真心感動上天,禱雨如願。

祈禱的力量來自於人心虔誠與否,天有好生之德,人心需體會天心,也以生之心念,與天感應。虔誠之心必須自我反省過錯,以大眾之苦為苦,和氣齋戒,齊心禱天,如此才能天從人願。

師尊提到幼時(師尊六歲離家,隔年農曆四月三十日與周知縣對話,是七歲)曾做過禱雨的事,在局外禪音上集,第十九節燕山寨求雨蓬安縣周知縣到弘法寺,此節講述燕山寨久不下雨,眾紳士求佛王求雨,佛王告訴他們,必須知縣到洪法寺進香,因為一縣之主是地方父母官,應該為民請命。眾紳士聯名寫了公函,請周知縣五月初一到燕寨山洪法寺,進香求雨。求雨前一日,知縣到洪法寺,見了年幼的佛王,心裡懷疑,一個小孩子懂得什麼求雨,因之佛王與周知縣有一番對話:

周知縣對佛王說:「我們中國有了儒教,怎麼又要這個佛來應世呢?」

佛王說:「教,本無內無外,在未有儒教之前,只有道教;在未有道教以前,只有德教。這個德教有多少人都不知道,說我黃帝戰勝蚩尤,教民嫁娶,興出禮樂衣冠,是名之曰德教,是教育人民,以德為先的道理,而為中國的準則。後來太上為柱下史,將歷代的書籍編輯起來,他見著天下眾生,專以功名事業為貴,不以性命生死為然,所以他就研究性命之學,他覺得這個功名富貴,是引起世界爭端,一個破壞世界人民生命的事業,不知以禮義為貴,以生死為重,所以他就傳出清靜法門。後來孔子知道老子,他才叩門問禮,老子的道教,亦是根據黃帝而來。

黃帝昔日治理九洲,最有功德,他曾訪道於崆峒山,遇廣成子,南面而臥,不答而返。我黃帝回宮思過,齋戒沐浴三日,再往崆峒,膝行而問曰:『請求大聖指示生死之道。』廣成子答道:『毋搖你精,毋勞你形,其道至矣!』所以世上說黃、老之教,即是此義。道教的功夫,內聖外王,聖者守虛若愚,王者自卑不驕,所以道德經云:『大道若水然,就其低而不就其高,所以納百川而容巨細。』堯舜之道,惟有克己復禮,處其尊而不著其尊,以眾生為體,以四民為尊,所以居高臨下,譬如北極,而眾星拱之。太上之道,傳此法而離此法,所以謂之曰清靜無為,不貪不驕,而凌虛無。孔子繼之,是謂慎獨不驕,不偏不倚,謂之至道,集大成於忠恕。堯舜之法,人心惟危,道心惟微,惟精惟一,允執厥中。孔子繼而傳之,是謂之儒教,蓋聞儒教者,利天下以濟人民。

惜乎一班士子,只知讀書,不知為何要讀書,讀書者,以為做官有財有勢,而可以欺民;最可痛心的一句話,就是天子重英豪,文章教你曹,萬般皆下品,惟有讀書高。讀書高,固然是高,讀書只為做官,不如不讀。我說他說的不好,就是天子重英豪一句,還有一句,是家無讀書子,官從何處來,這更是笑話,讀書是為明理,明理即是為人,為人即是天地表率,為人是多麼樣的偉大,豈止做官而已嗎?

昔日湯武有言:『百姓有罪,罪在政躬。』桑園禱雨之時,斷髮剪指,以十七事自責,少刻大雨傾盆。湯武乃革命始祖,民族英雄,尚且如此,貴知縣名不及湯武,德不及殷商,但仍一縣之主,為民請命,正所宜也。天降災警世,原是警覺眾生,因民眾不知孝悌,喪失人倫,違背良心,奸狡詐偽而來。非關民眾不知孝悌,違背倫常,奸狡詐偽,乃是朝廷教育不良所致也;又非朝廷教育不良,實乃用人不善所致也,今日旱災之咎,貴知縣不能辭其責。問我儒釋道之分,豈我年幼無知,我釋教本來所有,傳之於天竺,釋迦牟尼宏法,因見世上一切生,皆以驕貪為事,而不知生死為法;只知生前富貴,而不知生前極樂、富貴造惡之端,極樂無非之源,非是無父無君。無父者,是以眾生為父;無君者,是以生為君,是何以故?我佛如來所云:『孰非我過去之父母,孰非我未來之父母。』未見有父母的人,而無君;未見有君的人,而無臣,於是乎君臣、父子、夫婦、兄弟、朋友,五倫之道立矣!

儒教的人,常以無父無君詆謗佛法,佛家之道,無論親疏,皆是平等,即我儒教一視同仁之義。儒、釋、道三教,並無差別,不但是儒釋道三教無差別,就是耶、回兩教,亦是同出一源。耶教義,以博愛為主,博者廣大,生同乎一轍之愛;回教以清真為法,一視平等,愛不過耶穌,平等不過天方。耶釘在十字架上,流下的血,是代生贖罪,及後聖餐,以酒代血,沾而嘗之,其病必瘉,是我耶眾生贖罪之持證。對於天方,他云平等,對於人類,應該互助,所以清真教的人,並無窮苦,倘有內的人窮苦,該等必然拿出錢來營救他們,無論何人所作何事,日盈餘除了自己生活之外,必須交其半數到寺裡,以救其他窮苦之人,得了生計,亦要交其半數入寺,以防再有失業。五教同源,皆是救人。貴知縣問我儒釋道之分,我覺得原是一家,並無差別,分別未免胸襟窄狹,井底之蛙,鼠目寸光,何足道哉!鴻學博儒,乃天下博士,必須上通九經,下識萬典,諸子百家,無所不通之謂也。」

知縣又問道:「此次求雨,究竟幾時可落?」佛王道:「我不知道,全在貴知縣誠與不誠,乃貴知縣求雨,並非我求雨,求雨之事,與我無關。」知縣:「我是接到各紳士公函,是佛王求雨的。」佛王答道:「我是一個老百姓,未有求雨責任,假若我是知縣,見著人民這樣痛苦,不要你們眾紳士的公函,我早已求雨,而與人民解除痛苦,若是我做了知縣,天也不會旱,民也不會這樣苦。」知縣:「怎麼能做知縣?」佛王笑著說:「貴知縣不要以為我年紀小,不能做知縣,就是大水國的皇帝,我也不願做。」知縣拍案道:「小小的孩子,何得如此狂言?」佛王笑嘻嘻的說道:「子並沒有惹貴知縣,你打他做什麼?」知縣:「當面侮辱朝廷命官,即是侮辱朝廷,該當何罪?佛王笑著說:「我所說的話,沒有一句侮辱朝廷,你來把這句話來誣賴我,可想而知你平時也不知誣賴了多少百姓。」藍仲屏、孤行二人,在旁聽著,急得要死,都捏了把汗。

知縣說:「你們從那裡弄得這個小孩子來,侮辱朝廷,他那個樣子能求得雨下嗎?我見著外國人求雨,是用大砲打,馬上可以下雨。」佛王說:「外國打雨,貴知縣是聽到的,還是看見的呢?」

知縣說:「我是聽來的。」

佛王說:「拿一個桑園禱雨的法則不學,要去學外國的,桑園禱雨有憑有據,你那聽到的有何憑據?可惜這個雨是該知縣求,不該我求,若該我求,寅時求雨,卯時就落。」知縣說:「你怎麼不求呢?」佛王說:「未有人求我求」知縣說:「他們眾紳士求你求呢?」佛王說:「眾紳士沒有做知縣,不能替人家解除困難。」

知縣說:「我就求你求。」

佛王說:「你求我求,就是你求,是你的功德,不是我的功德,是你解除民眾痛苦,這個美名輕輕送給別人,本來我是無色無相的,你求的雨,是解除民眾痛苦,我求的雨,亦是解除民眾痛苦。

我勉強說一點佛法你聽,佛法不比儒教,他是不居功德相的,也不要人家報酬,儒教動輒要人報酬,所以論功申賞。佛家做了事,也甚怕人知道,因為有人知道了,就有人酬勞了,這一世不能酬勞,二世也必酬勞,還要人受一個生的苦,由此生老病死苦,相繼而循,豈不是更加痛苦嗎?所以我佛如來教人,不著功德相,並不是教人不做功德,乃是教人做功德,而不著功德。

我今天對知縣為何要做功德呢?乃因你要功德,因功德而著功德,不過是要貴知縣知道至誠不磨的道理,你有至誠,我有道理,你無至誠,我無道理。」

知縣說:「我抱至誠心,你有道理嗎?」

佛王說:「你至誠在那裡?」

知縣想到這裡,沒有辦法,只得向佛王叩了一個頭。

佛王說:「這就是你的至誠嗎?好,但是你需要恭恭敬敬的,今夜子時進香,丑時落雨,可以做得嗎?」

知縣說:「這就好了,只要佛王負責。」

佛王說:「我不能負責,還是要你負責。」

這一句話,又把知縣弄的莫名奇妙,說道:「剛才不是佛王答應了,子時進香,丑時落雨,怎麼又要我負責呢?」

佛王說:「剛才我不是說過嗎,我是不住功德的嗎,你子時進香,就是你負責了。」

說了,知縣一笑說:「是這麼樣的負責,我還負得起。」

說了,就吃晚齋。知縣吩咐各紳士,做了一道至誠至懇的表文,預備知縣進香,等到子時的時候,佛王將衣帽穿好,抱了藍家那柄玉如意,上了求雨台,用如意攪水,向四方一洒,只見滿天星斗,霎時烏雲四合,佛王香案一坐,即命雷公電母、四海龍王,即速下雨,救度黎民。知縣同眾紳士在下面焚香頂表,頂了表時,佛王言道:「你們快走,雨來了。」

佛王也下台,恰好進了房中,大雨傾盆,知縣見了佛王即刻叩頭。佛王說:「此非我的事,乃是你的功德。」

眾紳士及知縣,都稱佛王慈悲,佛王說:「這是知縣及眾紳士的慈悲,與我無關。」

說了,佛王去睡覺了,這裡紳士與知縣說了一夜佛王的故事,這個周知縣異常信仰。及至佛王起來,這些雨還在那處落,不過比子時略小了一點,周知縣同紳士說道:「這雨落的非常好,但恐雨多了,反而成害,不若請佛王停雨吧!佛王說:「可以,停一會就不落了。知縣說:「請求佛王准我們皈依。」佛王說:「若要皈依,亦非常容易,不過要自己誠心而修。儒教所云:『至誠之道可以前知,至誠格物,格物而後修身,身修而後齊家,齊家而後國治,國治而後天下平。』自天子以至庶人,一是皆以修身為本,此乃孔子大同之道。大同,就是極樂世界。如是,依這個道理做去,那裡還有浩劫呢?」

此處記述師尊年幼時離家度眾,遊歷到洪法寺,為救旱災而求雨,與周知縣的對話幽默中隱含機鋒。首先佛王解釋「教」的來源,並說明「教」的真義,是在教育人民,以德為先的道理;再講解德教、黃老之教、儒教一貫相傳的來龍去脈。「教」的真義,是要教導人民有德,知孝悌,不違背良心,奉守人倫,如此人心和諧,天地祥和,也就不會有各類的災劫了。

佛王更明確講明讀書的真義,讀書是為了明白道理,明白道理就是做人,做個好的人就是天地的表率,因此做個明理的人是偉大的。

為政者必須善用人才,造福百姓,並且以身作則,善教人民。天降災劫,警覺眾生時,為政者掌有施政的權力,最能替人民解除困難,不能推辭自身的職責,而該為民請命。佛王舉湯武(商王成湯,以武王為王號)桑園禱雨的史實為例,說明有仁德的君王,面對上天發出的警訊,會深切反省自己的德修,把災禍的原因歸咎於己,以至誠之心感動上天,而化解災禍。

桑園禱雨起自商湯建國不久,自夏桀時發生的大旱一直延續了七年,後五年,旱情非常嚴重,禾苗不生,莊稼無收成,人民異常困苦。商湯初時在郊外擺設祭壇,祈求上天解除旱災,早日降雨,直到第七年,郊祀也不起作用,後來在桑林的地方設祭壇,親自率領大臣舉行祭祀求雨,他剪掉自己的指甲和頭髮,沐浴齋戒,用自己作為向神祈雨的祭品,以六件事自我責備,不久大雨傾盆而下。

災劫既是上天的警示,凡人都該靜思己過,自省而改過,才能邀得上天的眷顧,這是自助,而後天助。

知縣祈雨是解除民眾的痛苦,佛王求雨也是解除民眾的痛苦,但是佛不居功德相,不求酬報,只為解救蒼生,所以解除民眾的痛苦的美名,可以輕輕送人。然而人要自救,仍需為人自己發心立願,去感動上天。

佛王與知縣對話,觀機鬥教眾生,啟發了知縣與眾人的至誠心與信心,禱雨神靈,解除了民眾的痛苦,也順勢度了許多人。

今日世界地、水、火、風各類重災頻傳,科學以大砲人造雨,能解一點微渴,但無法製造風調雨順。天地的病,病在人心,人心去除奸狡詐偽,守倫常,知孝悌,奉守廿字,祥和的善念善心就會有善力護持,那麼人人都有一份善禱的力量,共同感通天地,趨福而離禍。

佛王闡述至理,還說明了五教同源,都是在救人,所以五教一家,慈悲、平等、博愛的精神沒有差別,不管皈依那一宗教,都要自己誠心修德,懂得做人良善、真誠的道理,上至達官貴人,下至平民百姓,不分那一種族、那一國人,如果每個人都能以修身為根本,就能登入大同之極樂世界。極樂世界由人心而造,災劫也由人心終止。

參考書目:

1.   天德教德藏經,一炁宗主談經,入塵章,第18頁。

2.  天德教德藏經,局外禪音上集,第十九節燕山寨求,雨蓬安縣周知縣到弘法寺,246-256頁。

106期三版 桑園禱雨

成湯在位時,年久無雨,長年大旱。太史占卜之後說:「應當殺一個人來向神祈雨。」成湯說:「我所以求雨,是為了要救人民百姓,如果一定要用殺人的方式向神求雨,我請求以我自己來充當那個人。」

於是成湯沐浴齋戒,修剪頭髮、指甲,乘坐白馬拉著沒有華麗裝飾的車子,身上纏繞著白茅,作為向神祈雨的犧牲品,在桑林的郊外向神禱告說:「罪在我一人,不能懲罰萬民;萬民有罪,也都在我一人。不要因我一人沒有才能,使天帝鬼神傷害百姓的性命。」並用六件事自我責備,向老天反省,說:「是因為我的政令雜亂,無節制法度;還是由於我管理不當,使得人臣失職,百姓失所;或者我的宮室修得太高,過於豪華;或者因為我聽信嬪妃,弄權亂政;或是我法令不嚴,使得官吏受賄貪污的風氣盛行;或是因為我用人不善,使得讒媚小人得勢,太過猖獗……」成湯自責的話還沒有說完,方圓數千里便下起了大雨。

106期四版 嚴重胃潰瘍復元的經歷

【沐浴佛恩感應錄,精神療養實證】

         文 / 盧吉才
前因本人曾患嚴重之胃潰瘍,幸經
  師尊一炁宗主所傳授之一圈咒,惠予療治,經過一年半之努力,現已近乎痊癒。謹將弟子之感受述之,以供有關患者參考。

我係九十三歲之患者老榮民盧吉才,亦係民國八十年皈依天德教之忠實弟子,於一年半以前,忽患嚴重之胃潰瘍,其嚴重之程度,每往高雄榮民總院胃腸科看診,53診主治醫師王惠民即一再勸我,要把胃割除,才能一勞永逸,免除不必要之痛苦,但我則基於對天德教  師尊一炁宗主所授之「一圈咒」,具有堅強之信心,堅持不割除,願長期服藥治療,但也不便說明,以免說我迷信。

經再三之懇求,幸經王醫師勉予同意,並於三個月照一次胃鏡,以鑑定潰瘍程度,幸經  師尊慈悲祐護,我每天以「一圈咒」49遍,並同時按照醫師之指示,服用每日一粒胃潰瘍特效藥,合併治療(有形無形並用),經過一年半之時間,耐心治療,六次之胃鏡檢查,每次之結果僅係維持現狀,未向不好之情況發展。

直至今年五月15日,檢查時當面告知嚴胃潰瘍已不見,僅仍有一處是紅紅的,我聽後非常高興,復經五月26日門診,王醫師證實,並將每日一粒特效藥,改為每日二粒之普通潰瘍藥,當我回家後,立即向榮民總院長寄上一函,請其對王醫師惠予獎勵,並請將我之感謝函,公佈於榮民總院之好人好事欄;但我也同時將我每天49遍「一圈咒」併用之情形,一同說明,並將「一圈咒」書之於信函之左側:「一炁宗主,一圈授予,兇神惡煞,一劃消除,邪魔妖怪,一見消除,穿疱百癤,百毒消除,包羅萬象,百病消除。」以恭參閱與參考。

另外我也於鳳山佛堂向師尊叩稟叩謝,並準備六千元香金護持中元法會普渡,因鳳山頌經已改在八卦山凌雄寶殿實施,由於年齡及狀況不許前往凌雄寶殿,不得已,將上述情況及香金委託高雄同道帶往凌雄寶殿,中元法會頌經時,代我向  師尊稟報叩呈,叩謝師尊之大慈大悲,我之所以敬請刊出,也在以具體事實提供本教道長及患有胃潰瘍者之參考。語云:「心誠者靈,有感則應。」尤其要有堅強之信心,始終如一,堅持到底,不可中途而廢,才有如此神奇之結果。

我想若不是一再堅信堅持,恐怕很多人做了一年不見效果,早已放棄,豈不可惜,語云:「鋼鐵磨鏽針,功道自然成。」因我深深有感,然而在我附近的人,仍有人以為是迷信,而且還是陪我看醫生且一再聽到要我割除胃的人,你看讓人痛心不痛心,試問一個九十多歲的人,真把胃割除,請想人怎麼過,鐵的事實,不但沒割除,而且都變好。

附註:一圈咒流傳不同版本,此文盧老同道所使用的一圈咒,與天德教德藏經精裝本,行品卷四《德門宗傳壇務行檢知要》第27頁,所載之一圈咒一致。

106期四版 更正105期

第二版第二欄第34行,佘子「誠」更正為佘子「諴」,下文所提到佘子「誠」,皆更正為佘子「諴」

第八版第三欄第36行,「恕已恕人兼恕物」更正為「恕己恕人兼恕物」。

第九版第三欄第23行,「而後可以為有」更正為「而後可以有為」。

第十版第三欄第19行「中華民國八十二年歲次癸酉國十二月十二日,農元月廿三日 午刻」更正為「中華民國八十二年歲次癸酉農曆十二月十二日,八十三年國曆元月廿三日 午刻」 
<-|-> {:title:} {:msg:} <-|-> <-|->
天德聖教凌雄寶殿 版權所有
Copyrigh © Tian-de Ling Xing Holy Grand Hall
瀏覽人數:
今日瀏覽人數:
393760
5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