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世正道指南(7) 人生指南 忠字指南集解(5) 人生指南 忠字心花故事集(6) 人生指南 恕字指南集解(3) 人生指南 恕字心花故事集(4) 人生指南 廉字指南集解(3) 人生指南 廉字心花故事集(4) 人生指南 正字指南集解(7) 人生指南 正字心花故事集(7) 人生指南 信字指南集解(4) 人生指南 信字心花故事集(5) 人生指南 公字指南集解(6) 人生指南 公字心花故事集(9) 人生指南 孝字指南集解(12) 人生指南 孝字心花故事集(12) 人生指南 和字指南集解(6) 人生指南 和字心花故事集(8) 天德教蓬萊教脈傳流(11) 師尊蕭昌明大宗師聖蹟(16) 師尊120年聖誕特刊(36) 師公笛卿夫子行誼‧論著(30) 大覺導師秦淑德之信願行(45) 凌雄寶殿緣起暨展望(2) 明德聖訓‧光諭(107) 明德聖訓‧息災法會光諭(5) 明德聖訓‧SARS瘴疫光諭(7) 明德聖訓‧補充釋義(4) 大慈大悲之普渡法會(26) 建大法會秉天命之精義(3) 挽災救劫‧921大地震(6) 挽災救劫‧SARS瘴疫(3) 地水火風災示諭(5) 廿字修身之正信與實義(20) 廿字修心養身故事集(14) 廿字恕物‧和愛物命(11) 精神療養解說‧戒規‧醫道(24) 精神療養感應實證(66) 精神療養會巡迴義診(14) 戒規‧儀規(1) 天德教德藏經節錄(16) 經藏節錄(2) 箴言‧偈語‧感化歌(7) 講道與魔(2) 疑義釋解(14) 道心‧戒心‧信心(26) 論文連載(30) 感懷親恩與長者(40) 研修心得與力行(43) 慶典‧活動‧參訪(34) (843)
103期七版 布丹、佛水與無形膏 (之一)
                文 吳鳳凰

師尊無形古佛首創精神法療養法,可以醫治任何病症,且有種種玄妙感應,但精神療養法並非要取代醫學,而是輔助醫學的不足,詳加研究與正確運用,就無迷信。精神療養法以三指無形針與雙手掌光(必須皈依入道時由    師尊無形古佛傳賜),對患者施以療養,剛正正氣外放為種種光氣(光束有時如一把光刀),透入患者體內,充氣活血,將病濁驅離體外或摧毀不良物質,將它氣化或消滅,而達到治病功效,無形中有各種顯應。精神療養法無形針與掌光有護法之佛、菩薩、護法金剛、護法神等護持,療養者與被療養者秉持正心正念之虔誠,無形醫病自有好轉的感應;療養者慈悲無求,被療養者善心善念強,誠誠相感,感應的力量就會大。精神療養法無形醫病以    無形古佛傳賜之無形針與掌光,有形的輔助則以布丹、無形膏與佛水予以增強及保養。
附錄    師尊一炁宗主與 師公笛卿夫子對布丹、無形膏、佛水的詳解,期使以有形輔助無形時,能更真確而正信:
「如現今吾道代人治病,所服布灰之中,而現種種滋味,其故安在?是即身外之身,採集各山靈苗,煉成起死回生之藥,此中究竟,非言可喻,研究自得也。」①
「問:為何貴社創始人,研究這個法子治病呢?
    答:現在科學家造飛機、大砲、毒瓦斯、死光等,皆從研究而發明,我們以布與黃表灰治病,亦從研究而來,茲將黃表與布之性能略一言之:黃表之原料為竹,竹莖為平行纖維組合而成,引地中養液從茹層通過結節上達枝葉,其味甘,其氣清涼,功能平虛熱,用表化灰取其原性可以入脈清解血熱也;又大布之原料為棉花之絮,棉由土中攝取養料,以特殊生理化為棉絨,其性溫煖,其體輕揚,用之代藥,溫寒化濕,俾中和之氣,足以充達脈絡。
    本社治病,無形之法以精神,有形之藥用布表代,此乃創始人所研究精神與物質并用之治病法,近代德國人士用棉子丸,以治一切雜症,或用以辟穀,舶來品能治病辟穀,豈中國貨而不可哉!我們以之治病,已逾三十年矣,處處皆有證明,處處皆有證據,先生問諸過來人便知。」②
「問:你們燒布的時候,現出種種花樣,吃的時候,覺到種種的味道,這又是什麼緣故?
    答:燒布的時候,我在上文曾經答過,乃是錦紋一段,況又不僅止錦紋,亦可以說是菩提樹,所以花紋變化無窮,味道亦轉移無窮,是即佛法無窮之意。再用偈語以答之:
錦紋淨六根,菩提淨四生,六根清淨法,四生一樣心,現出寶月光,飛身離迴輪,種種色與相,親親一片仁,慈悲能懷抱,便是如來身,一粒寶王沙,世界難數清,但願大千眾,履躬踐實行,佛法無虛妄,捷足見世尊。」③
「問:你們治病,聽人說,水裏頭可以現法相,是何緣故?
    答:水內現法相,乃是真實不虛,所以云佛法,能可以入微塵界,微塵當中,可以現出種種世界,況且微塵乃其濁也,水乃其清也,微塵中,能可以現無量無邊的世界,豈水中不能現世界嗎?今以偈語以答之:
水中映明月,明月在其中,其中存佛性,佛性空不空,不空觀法法,法法一點宗,清濁何所住,是非何所功,不著障與礙,萬法皆匯通,已得大自在,即是大雄風,這個自在法,相傳無西東,靈台色相除,莊嚴入大雄。」④
「上古神農氏,嘗百草之味,著醫藥之方,聖功溥利,大德同天,惜乎世人,鮮能深究,以故神醫罕見;尤慨世衰道微,人心巧偽,藥多有假代,醫少理真明,因此治療鮮有速效,遑論奇功。
    吾 師蕭公昌明夫子,有鑒及此,懷廣大慈悲之心,發恢弘普濟之願,集群聖廿字之精華,教以培元養正,開亙古玄微之妙法,名曰廿字金丹,醫三才之病,回萬類之春,掃塵凡之邪氣,生宇宙之光輝,功高德大,誠為至上,普願大千世界,同沾法雨,歡哉樂哉!」⑤
「布丹,性溫和,輔助真陽之氣,活血通經,尤能升清降濁,追風去濕,逐污除邪,營身康體,有參茸燕桂之功效,歷代醫家,未加深究,惜乎其名不貴,而價格廉也。」⑥
「本會療養師及乾坤道等,宜勤學力,深究精微,明理通經,達玄知妙,是為良師高足,大行仁德,救世活人,佛仙皆喜,中外世人咸欽。凡來本會求診男女,有患重疾者,皆是元虧精耗過多,欲治此疾,必須病人禁情欲,保元精,全正氣,時在一百日以上,能如此作,無形針治,同服布丹,其病定可得痊;若是不保元精,縱日行醫治,恐難奇效。更有病人妄服參茸燕桂之補品,不為無益,反而生病,應宜明講,使病患人知之,免有錯誤也。吾今達理所言,希諸乾坤,心領神會,是為至要。甲寅四月初十日,王笛卿講」
        布丹、無形膏與佛水,同為    師尊首創精神療養法醫病救人的法門,以有形輔助無形,是精神與物質並用的治病法。布丹以洗淨的純棉布,裁剪一定規格,佛案上祈求 師尊無形賜藥與光,經六小時以上燒練,而成潔白布灰;飲用的佛水,以燒煮過的熱開水祈求,喝時以溫熱的溫度較好,暖血通經絡;無形膏可用牛皮紙、布或表紙祈求,牛皮紙以能透氣者為佳,寒濁、濕濁、熱濁、病濁能透過紙的毛細孔發散出來。無形之藥與佛光則是賜藥菩薩、賜藥童子代替師尊賜藥,有無靈藥與佛光,則在正心正念的相通。布丹有種種味道,不同人、不同病情,嚐出的味道都不相同,隨著病症改善、減輕,布丹的味道也會跟著變淡,有時嚐起來沒有什麼味道,但病徵仍然會改善、痊癒,可以說是轉變奧妙無窮。
        個人皈依近二十年,皈依之初以自身作為印證的本體,會以無形膏試驗自己各類的病症,同時體驗布丹對病症的改善程度,在印證的過程,去了解無形中的實有。第一次使用無形膏,是83年左肺氣胸住院彰基,陳幸好老師與榮新帶去與我結緣,給我使用,當時後背膏肓舊病的痛點,比氣胸引管的開刀處更痛,止痛藥也沒有效益;陳老師教我在膏肓處的痛點,貼上牛皮紙的無形膏,看著那張紙,雖不排斥,但也無所謂相信。無形膏貼在痛處,痛一點也沒減輕,出院後,那貼了幾次的無形膏,還算完好,將它燒化時,有股類似百香果的濃郁香氣,之後的幾張都是用幾次就燒化,同樣都有百香果的香氣;本以為那可能是牛皮紙的氣味,但後來拿一般的牛皮紙,燒了聞看看,卻沒有那股甜蜜的果香氣味;直到真正了解無形膏可以反覆使用很多次,破損嚴重時再燒化,就沒有果香的氣味了。
        皈依後對無形膏沒有特別信心,會再度使用,是因為自己皮膚敏感,貼醫用的藥布很不適應,改貼無形膏最沒有負擔,因為腳跟底像是足底筋膜炎的痛,是貼無形膏好的,右腳膝蓋新傷疊舊傷,舉步艱難,也是長期貼無形膏好了,當然好轉的過程不只是貼無形膏而已,還有吃布丹與自我療養,但在體驗的過程中,實際感受到無形膏能通氣、消炎、止痛,且將寒濕帶出體外。
        隨著使用無形膏的經驗愈來愈多,感觸也愈加深刻,有時貼上無形膏,所貼的部位,會有熱能產生出來,有時則是氣會震動,有時是寒溼氣冒出來,也曾左顴骨外側有顆0.5公分的硬塊,睡前覆一張無形膏在臉上,硬塊處立刻有氣往下竄走,隔日睡醒,硬塊消失,推想硬塊可能是氣結,氣通,硬塊就消去了。101年七月,整修房屋牆壁,每日都必須大費周章清理屋子一次,右手肘使用過度,發炎熱痛,每天睡時都貼無形膏,隔早就會好些;有一晚貼上之後,涼氣從手肘處延伸到手腕,那股涼氣像是塗上薄荷的涼,彷彿還聞到薄荷味,隔天清晨手肘大好,幾日後療養一位親戚,拍去她左肩背上濁氣,手肘才又痛了幾日。此外還經常將無形膏捲成弧形,覆在仰躺的臉上,消除眼睛的疲勞,與通暢鼻塞、舒緩鼻過敏。近二十年來,無論遭遇何種病症,都會使用到無形膏,緩解症狀,疏通氣血。
        皈依前吃布丹的心態是「以身試藥」,布丹吃起來也沒什麼特別味道,後來持續吃布丹,則是經歷中西醫學用藥的連續失誤,對藥物戒慎,而專吃布丹。近幾年逐漸體會替他人精神療養,也會耗損自己的元氣,還有97年年末以來,受到嚴重的寒傷,為了保留自己的元氣,與加速被療養者早點復原,開始將自己請來的布丹送給他人結緣,因為這樣與多人結緣,追蹤記錄了布丹食後的各種不同味道,種種味道有:腥味(腥味還細分為生魚腥味、鹹魚腥味、海帶腥味、臭雞蛋腥味)、阿摩尼亞味、甘甜味、鹹味、苦味、酸味、辣味、玫瑰花香味、檀香味、肥皂香氣味、薄荷涼味,同一份萬靈布丹,同一人在不同的時間吃,味道不一樣;或是同一份萬靈布丹,不同的人吃,味道也不一樣,其中我對腥味最好奇,因為自己吃過的布丹數在七千包以上,卻大多是無特別味道,更不曾經驗過腥味,但不管遇上那種病症,布丹都助我撐過種種不適。
        自98年到101年2月,長期療養一位寒氣特重的患者,自己也傳染了對方的寒濁,100年年初,雖然已經感受到自己的負擔逐漸加重,但因為前面已經付出非常多的時間、精神與元真之氣,仍然有著執著,希望拔除對方的病根,以具體可見的實例,見證精神療養法的玄妙。傳染的寒濁,隨著療養次數愈多、時間愈久,對自己的侵害愈來愈加重,但自己評估,多吃布丹、喝喝佛水、貼上無形膏,還可以撐得住,直到101年2月25日,春祈法會期間,曾幫她療養,受到對方排出大量寒冰重濁之氣的傷害,身體的不適更加明顯,當日又替一位重寒的道友療養,自己承擔的寒愈加沉重26日下午經班結束灑淨,光殿上收太極八卦時,前面的道友記錯繞法,穿出灑淨隊伍,走到帶淨生旁指導帶淨生,卻是收錯太極八卦,破陣的衝擊難免傷人,回家當晚,像是感冒的不適逐漸浮出來,吃下布丹,覺得還可以承受,預算持續療養那位重寒的信女,因為前一次的療養,有些病根還未處理完,如不接著療養,時間拖下去,又會轉為嚴重,那就白費前面所花費的時間與元氣。              (未完待續)

 參考書目:
1.佛說妙法蓮花經註解,12-13頁。
2.宗教大同推進問答,21-22頁。
3.宗教大同推進問答,28頁。
4.宗教大同推進問答,26-27頁。
5.天德行品(之二),王笛卿夫子寫真集,51頁。
6.天德行品(之二),王笛卿夫子寫真集,51頁。
7.王笛卿夫子無形針經穴治療解說,58頁。
天德聖教凌雄寶殿 版權所有
Copyrigh © Tian-de Ling Xing Holy Grand Hall
瀏覽人數:
今日瀏覽人數:
947431
80